最后的家园

作者: 麦田扑手
查看: 154|回复: 1

more +随机图赏Gallery

阿尔泰雪鸡 Altai Snowcock阿尔泰雪鸡 Altai Snowcock
藏雪鸡 Tibetan Snowcock藏雪鸡 Tibetan Snowcock
雪鹑 Snow Partridge雪鹑 Snow Partridge
迄今为止最古老的化石可能只是一个乌龙迄今为止最古老的化石可能只是一个乌龙
他们曾完成最出色的航天任务,最终却死在返回地球的座舱中他们曾完成最出色的航天任务,最终却死在返回地球的座舱中
林线之上,熊猫之外:四川雪豹调查历程林线之上,熊猫之外:四川雪豹调查历程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复制链接]
麦田扑手 发表于 2018-12-9 21: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154|回复: 1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社区为主体”逐渐成为保护界的主流“话语”。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在热带地区表现如何?
  检验社区森林管理(Community-based Forest Management, 简称CFM)是否有效,作者分析了30篇最具代表性的研究论文。总体而言,CFM没有使森林状况恶化,反而可能有所改善。CFM的社会经济效益难以一概而论,但有时会加剧社区内现有的不公平现象。
  阿拉巴里森林保护区(Arabari Reserve Forest)位于印度西孟加拉邦。保护区办公室后面的空地上放着一堆堆木头。接连不断的雨水浸湿了长长的婆罗双树树干和切好的木板。森林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说,木材已经准备好出售,附近居民将从中分得一部分利润。
  部分居民住在大约一公里外的萨吉索村里。村里的41个女人组成委员会,负责帮助森林管理部门种植和收获婆罗双树,保护阿拉巴里森林。委员安珍马哈朵(Anjum Mahato)说,作为回报,委员会可从木材及森林产品的销售收入中获得25%的利润。”有的妇女正在森林里采集婆罗双树树叶(用来做盘子和杯子)和蘑菇。”她补充道。
  马哈朵和她身边的三位妇女,似乎对这种合作方式很振奋。”妇女们经常在森林里采集东西。这样很好,我们能参与阿拉巴里的管理。”她说道。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图1.在印度西孟加拉邦的阿拉巴里森林自然保护区,萨吉索村的41名妇女组成森林保护委员会。图片来源:Shreya Dasgupta / Mongabay

  社区与森林管理部门之间类似阿拉巴里这样的合作并不新鲜。早在45年前,类似的试验就开始了。最成功的要属印度政府的联合森林管理项目(JointForest Management, 简称JFM)。该项目传播迅速。2011年的数据显示,全印度各地共有11.8万人参与不同的委员会,管理着22.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约占印度森林总面积的三分之一。该项目还吸引了世界银行、日本国际合作银行等国际援助机构数百万美元的投资。
  JFM通常设立在社区森林管理(Community-basedForest Management, 简称CFM)的框架之下。按照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的定义,CFM能”增强当地居民在治理和管理森林资源中的作用”。
  过去十几年间,类似JFM的CFM项目已在全球遍地开花。这些项目的名称五花八门,如参与性森林管理、社区森林联合管理,或是社区森林管理。其规则、目标和具体措施也不尽相同。但总的来说,它们都致力于帮助乡村社区,通过与政府合伙或是承认社区森林开发管理权的方式,持续参与到森林管理中。
  理论上,CFM似乎是个好主意,在国际上也获得大力支持。但是熟悉保护策略的专家们发现,CFM可能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某些目标,而另外一些目标则无法通过CFM实现。下面,我们将回顾关于CFM成效的科学文献,研究这种保护策略的有效性。
  为什么选择CFM?
  许多早期CFM项目的兴起,主要是因为林区民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在殖民时期和后殖民时期均是如此。政府认为自己享有森林的一切权利,不管是批量砍伐、获取木材,还是大规模毁林垦田。传统上仰赖森林的当地居民因此失去了生活来源。
  过去几十年间,政府开始推动社区参与森林管理,主要是将自然资源管理权下放到当地社区和地方政府。这种做法得到森林保护机构的支持,尤其是在政府资源稀缺时。人们也逐渐认识到,全球贫困人口大多生活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的地区。只要有机会,传统上以森林为生的社区能够可持续地管理森林。
  “有关森林资源的传统理论往往假设,森林使用者无法克服过度开发的诱惑。”1999年,已故政治经济学家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在一篇论文中写道。她曾获得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然而,大量实证研究并不支持这种理论。森林使用者会制定一系列规则,限制森林开发,确保森林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最近,经济学家和保护人士开始大力宣扬CFM的扶贫作用。他们提议开展CFM,以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即到2030年前,消除贫困和饥饿,并减少生态退化。在联合国缓解气候变化的全球行动中(REDD+,即通过减少森林砍伐和减缓森林退化,以实现二氧化碳减排),CFM的作用也备受瞩目。人们普遍相信, REDD+和CFM的目标相互重叠,都希望保护森林,并改善林区居民的社会经济状况。
  如今,CFM模式得到了政府、环保NGO和国际资助机构的大力支持。但这种保护策略是否行之有效?CFM确实能够保护森林资源、改善居民生计吗?
  CFM的研究现状
  研究CFM十分棘手。CFM项目通常涉及中央政府将森林管理权下放到地方政府或社区,以便改善森林状况,让当地民众收益,但具体做法千差万别。
  有的CFM项目认可当地社区对森林土地的合法权利,赋予他们全部或者大部分管理权。而在另一些CFM项目中,社区的角色更为被动:他们只有很少或没有管理权,反而要按照政府规划,配合政府开展工作。有的CFM项目允许社区成员采集并销售森林产品,有的则禁止。甚至在政府批准的同一类项目中,社区的参与程度也大相径庭:有的要求全员参与,有的则循自愿原则。
  CFM如今颇为流行,也引发了大量科学研究,但大多数研究存在相同的问题。有关CFM的多数研究是案例报告,简单描述社区管理的森林发生的变化。当然,这些研究是有意义的,但无法说明变化是CFM还是其它原因导致的。此外,大多数研究是短期的,或者只涉及局部区域,通常只关注某片森林或某个社区。因此,很难得出关于CFM有效性的一般性结论。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图2.当地社区有时会和地方政府一起联合管理森林,保护森林中的濒危物种。图片来源:Rhett A. Butler

  很少有研究将CFM与替代方案进行比较,严谨地评估CFM的有效性。与CFM对应的管理模式,也就是没有任何形式的社区管理的开放式森林。对比这两种情景,我们才能进一步了解森林的变化(比如森林砍伐率变低),到底是CFM项目的成效,还是其它因素的影响,诸如国家森林政策变化或气候波动。
  CFM的相关研究似乎在质量和数量上均有所提升。”学界已经做出巨大努力,试图更严谨地评估CFM的影响。也有了少量严格核验CFM保护有效性的研究。” 汤姆布隆里(Tom Blomley)说道。他是英国金合欢自然资源咨询公司(Acacia Natural Resource Consultants)的负责人,曾在非洲开展过20多年的CFM项目。
  但大多数研究,即使最严谨的,也只关注一两个易于测量的产出,比如森林覆盖率。
  “大多数研究只从保护或者森林管理的角度来测量有效性。也就是说,CFM有没有改善森林状况?”布隆里补充道,”我们需要拓宽研究视野,关注民众生计、政府治理等更广泛的政治经济问题。”
  然而,评估CFM的社会影响十分困难。各个社区千差万别。同一社区里的居民,其经济状况、职业或宗教信仰也不尽相同。他们对森林态度各异,使用的资源类型也不同。所有这些因素都会影响他们如何从CFM中获益。现有研究往往无法反映这些差异。
  即便是测量相似的影响,各项研究采取不同的方法,难以横向比较。比如,一些研究人员使用卫星影像测量森林覆盖率的变化,另一些则访谈当地居民,了解他们对森林变化的认知。
  如何综述现有研究?
  首先要确定CFM的含义。一些专家认为,只有将森林管理权和/或所有权全面授予社区,才是真正的CFM项目;社区与政府合伙或合作,都不算真正的CFM项目。另一些专家——包括FAO的专家——则认为,CFM包括各种形式,从完全归社区所有到由政府主导。在本文的分析中,我们将CFM宽泛地定义为任何形式的去中心化的森林管理;当地居民与森林资源有切身关联,并至少参与某个层面的管理工作。
  研究CFM的文献浩如烟海,需要进一步限定分析范围。本文只关注跟热带国家相关的英文文献。尼泊尔的CFM项目历史悠久,但不在热带地区,因此本文将之排除在外。
  最终,我们在谷歌学术上找到30篇关于热带地区CFM有效性的同行评议论文,包括两篇系统性综述。
  在这些论文中,11篇是案例研究。这部分论文没有严谨地比较CFM和替代方案,不过还可以提供一些有用信息,可以说明实施CFM项目后,森林和社区分别发生哪些变化。案例研究通常调查的是当地民众的认知。
  有12篇论文设计合理,严谨地比较CFM和一种替代方案。这些论文的对照研究多种多样:比较开展CFM的和没有任何社区管理的森林;比较开展CFM前后的森林或社区;比较参与和没参与CFM项目的社区。其中三篇论文是全国范围的研究,可以一窥CFM项目在景观尺度上的有效性。本文的综述并不全面,不过我们认为能很好地代表现有研究。
  CFM能改善森林状况吗?
  很有可能。研究综述发现,CFM似乎维持了森林现状,而没有使之恶化。
  评价CFM的环境影响,常用指标是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有16篇论文研究CFM项目对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的影响。这些研究发现,在开展了CFM项目的地方,森林砍伐率要低于或等于不采取社区管理的区域。表面上看,这说明CFM对森林无害,甚至很可能有益。
  但这不是故事的全部。
  每片森林都不相同,所处区域、生物多样性以及管理政策均千差万别。在一些林区,政府允许伐木、放牧或是采集薪柴,甚至允许毁掉部分林地,改造成种植园或农田。而在其它林区,政府完全禁止伐木或其它人为活动。因此,不管采用什么管理模式——CFM也好,其它方式也好——仅仅因为林业政策不同,有的森林就是更容易丧失。因此,光是”森林砍伐”,并不能说明问题。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图3.林业政策通常决定了森林的状况。图片来源: Rhett A. Butler.

  比如,印尼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上由社区管理的森林,其森林砍伐率要低于未采用该模式的类似地区。但是,不同年份、不同类型的森林,森林砍伐率差别很大。同样是由社区管理,在政府允许把森林改造为种植园或农田的地方,森林砍伐率要远远高于不允许此类开发的地区。泥沼土地带的森林砍伐率尤其高,因为旱季长,容易发生火灾。简而言之,已经退化或更易发生火灾的森林,要比一开始就保护良好而且退化较少的森林更加不容乐观。
  这些研究可以帮助政府判断在什么地方投资CFM,牵头该研究的科学家特鲁利桑提卡(Truly Santika)说。特鲁利供职于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她说,最好不要选择开发压力过大的地区。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保护生物学者艾瑞克梅佳达(Erik Meijaard)表示赞同。艾瑞克负责协调婆罗州未来计划。”必须因地制宜。政府必须慎重,不能一概而论地说CFM有助于保护森林。”
  另一项研究考察了马达加斯加全国范围内的CFM项目。研究发现,开展和没开展CFM项目的森林,其砍伐率相差无几。这说明在马达加斯加,CFM项目并没有像预期那样带来保护效益。但也不是说马达加斯加的CFM项目是失败的。负责该研究的哥本哈根大学科学家罗纳伊夫拉索落法森(Ranaivo Rasolofoson)说道: “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CFM并没有实现减少森林砍伐的目标;但同样没有证据表明,CFM导致更多的森林砍伐。”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图4.一只狐猴。马达加斯加北部由社区管理的森林。图片来源:Zuzana Burivalova.

  拉索落法森说,马达加斯加的CFM项目保护成效微弱,原因之一是利益相关方同床异梦,很难达成一致。他补充道,由于政治局势动荡,马达加斯加当局执法不力、腐败横行,使得社区参与程度低,CFM未能发挥潜力。
  “我考察过几个CFM项目地。项目确实在运行,但只有少数当地人参与。”拉索落法森说,”大多数当地人还像往常一样生活,对CFM漠不关心。”
  在印度,JFM项目同样存在没有真正”联合”国。比如,在西孟加拉邦阿拉巴里附近的一些村庄,JFM已经从记忆中消褪。
  “森林管理部门应该提高人们对森林或JFM委员会的认识,但他们毫无作为。”拉纳吉特高什(RanajitGhosh)说。拉纳吉特今年50岁,担任杜基村议事会主席。这个村庄是阿拉巴里森林保护区最早加入JFM的村庄之一。”偶尔可以得到分红,但数额非常小。”他说,”我们的要求从未得到满足。因此,人们再也不关心委员会或者森林保护了。许多人甚至已经忘记JFM委员会这回事。”
  沙拉什珊德拉雷雷(Sharachchandra Lélé)是印度班加罗尔阿绍卡生态与环境研究基金会(Ashoka Trust for Research in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的资深研究员。他说,这种现象在印度的JFM项目中十分普遍。”如果社区民众参与度低下,那么森林状况的变化就与该项目无关。”他说,”因此,即使绿地面积增加,那也不是因为参与式管理,而是政府造林项目的结果。”
  事实上,雷雷认为印度的JFM根本不是CFM。他认为印度喜马拉雅中部地区的森林社区管理模式才是真正的CFM——当地村庄有权管理和利用森林,而不是地方或中央政府。这种管理模式形成于1930年代;彼时当地居民发起大规模抗议,抵制英国政府控制森林的企图。
  印度喜马拉雅中部地区的模式似乎是有效的。2009年和2010年发表的两项研究发现,这些社区管理的森林砍伐率低于国有林,或与后者相当。而且,社区管理的成本更低。
  非洲和美洲的研究发现,在减少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方面,CFM收效甚微或没有作用,不过墨西哥是例外。2012年,一项研究比较了玻利维亚、肯尼亚、墨西哥、乌干达等国的CFM项目成效;结果发现,只有墨西哥的CFM明显改善了森林状况。
  大卫巴顿布莱(David BartonBray)供职于弗罗里达国际大学,是一名墨西哥社区森林研究专家。他说,墨西哥的成功,很可能是因为政府授予社区林地管理权力的历史很长。许多社区森林位于高海拔地区,人口密度低,或者生长有松树和橡树等商业价值较高的木材,这都可能是使得林地管理更优的原因。
  非法砍伐的普遍程度是衡量森林管理水平的另一个指标,不管是社区管理还是或者社区-政府合作管理。只有少数研究关注这个问题。这些研究发现,实施CFM的森林,非法砍伐要比政府管理的森林少,或者与后者相当。生物多样性也能很好地衡量森林健康状况。但同样,很少有研究关注社区森林的生物多样性水平。这种遗漏令人震惊,因为打猎是当地社区主要的林区活动之一。
  除了改善森林状况,CFM项目还希望确保森林的可持续利用。但社区管理的森林能否真正促进可持续利用,几乎没有相关研究。
  “这是重大的数据空缺,而‘可持续管理’定义模糊难逃其责。”雷雷说。研究人员通常测量树木盖度或郁闭度,然而盖度或郁闭度并不是社区的目标。”社区希望有森林产品及服务的可持续供应,从而改善他们的生活水平。”他说道,”他们想要薪柴、饲料和木材。可惜只有极少数设计合理的研究关注森林开发如何影响每一项森林产品,又如何改变了森林。”
  CFM能带来社会效益吗?
  很难一概而论。CFM的目标之一是提高林区居民的生计和福祉。但CFM能否实现该目标,尚不明确。
  2009年,一项调查肯尼亚和坦桑尼亚CFM的研究发现,参与项目的社区确实认为生计和福祉有所提高,如药用植物变多、居民健康状况更好。但在其它方面,如食品安全和家庭资产,并没有改善。拉索落法森在马达加斯加的研究发现,总体看来,参与CFM并不会显著改善参与者的生活质量。不过研究确实发现一些差异:距离森林边缘更近的社区,能比远离森林的社区获得更高收益。
  有效的CFM策略能为当地民众提供发声的机会。许多人认为,通过授予当地社区建立和执行森林管理规则或者解决争端的能力,CFM能为当地社区赋能。关注该问题的少数研究发现,与未实施CFM的社区相比,参与CFM的社区在需要制定规则或解决问题时,社区成员的参与度更高或与前者相近。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图5.在巴布亚西部南索龙的特米娜不安,巴布亚部落正在参加社会森林许可的交接仪式。南索龙的两个村庄正式得到政府许可,参与当地的森林管理。图片来源: Jurnasyanto Sukarno / 绿色和平组织

  越来越多的民众认为,社区的生计仰赖森林,因此有权管理森林,这也符合民主原则。一些人希望CFM优化土地权属:社区对森林土地的正式或非正式的权利更为牢固,保障这些权利的法制也更健全。土地权属得到保障,这对森林和林区居民都有好处。不过直接衡量CFM如何影响土地权属的研究,还非常有限。
  最近,乔安帕尔蒂(Johanne Pelletier)牵头综述了更大范围内的土地安全问题。帕尔蒂供职于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研究中心(Woods Hole Research Center)。这项研究涉及土地所有制、开发利用权利以及基建对健康和教育的改善。研究发现,CFM项目可以带来诸多好处。
  尽管如此,关于CFM社会效益,不同研究的结果不同,很难得出一般性的结论。
  不过,我们还是发现了一个普遍脉络:在有收益的地方,收益分配往往不公平;而CFM通常会加剧现有的不公平现象。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比如,CFM的决策机构往往由富人或更加强势的社区成员主导,将妇女、穷人和青年排除在外,从而产生社会不公平。社区成员对森林的需求各不相同,那么限制森林利用就会对生计产生不同影响。
  比如,有些社区森林只允许参与者获取固定额度的少量薪柴。富裕家庭拥有大量土地,还是可以满足薪柴需求,也可以购买燃气或电力。但贫困家庭只拥有少量土地、甚至没有土地,CFM限制森林利用,可能给贫困家庭带来更多负面影响。
  “在一些案例中,社区可以开放林区——其中包括国有林——获得木材、薪柴及其他森林产品,因为这些地方很大程度上缺乏监管。”布隆里说,”当地社区当然是受益的,但这种利用方式通常不可持续。讽刺的是,建立参与式森林管理新规则,可能会降低当地民众的收益,因为实施可持续管理前,森林还需要时间来恢复。”
  CFM能带来经济效益吗?
  尚不清楚。证据十分有限。
  一些国家通常在乡村发展战略中加入CFM,用于减少贫困。然而只有极少数研究关注CFM的经济效益;这些研究表明,很难一概而论。跟没有参与CFM的社区相比,的确有一些社区因为林产品和森林相关活动而增加收入。也有一些案例恰恰相反。这在严重依赖森林的社区尤其明显,实施CFM后社区对森林的利用面临更为严格的限制。因此,CFM的经济效益必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获得利润也十分艰难。2015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巴西由社区管理的森林很难通过售卖木材上获得大量收益。研究区域的户均年收入低于巴西的最低工资标准。作者指出,当地社区人口太少,缺乏资金,支付不了砍伐前和砍伐过程中的费用。市场条件同样对CFM项目不利。当地锯木厂仍有大量非法木材供应,导致木材价格下跌。
  关注经济效益的许多研究有一个共同发现:CFM项目倾向于加剧现有的不公平现象。
  帕尔蒂2016年的综述发现,社区林业与日益加剧的财富分配不公紧密相关。穷人变得更穷,从事CFM相关活动的男性比女性收入更高,拥有森林开发权的社区成员比没有土地的成员获得更多财富。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图6.阿拉巴里森林保护区中的婆罗双树木材。图片来源:Shreya Dasgupta / Mongabay

  布隆里在讨论坦桑尼亚的参与式森林管理时说,为避免加剧贫富分化,必须提高社区代表的透明度和责任心。”如果不这么做,受过更好教育和更富裕的人更有可能成为社区代表,进而比贫困家庭获得更多收益。”
  不过,也有一些CFM项目找到了解决方案。普林斯顿大学博士后优曼许斯利尼瓦桑(Umesh Srinivasan)介绍说,在印度东北部最近建立的一个小型社区保护地,布坤部落将部分利润用于社区发展。该保护地是全球极危物种布坤薮鹛唯一已知的栖息地。
  “发现布坤薮鹛后,当地观鸟旅游十分发达。”斯利尼瓦桑说,”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分红机制,布坤社区的旅游从业者已经拿出一部分利润交给村议事会。这些资金用于儿童教育、医疗救助或传统节日。现在,成立了社区保护地,很有可能出台更正式的管理计划和更公平的分红机制。”
  同样,在墨西哥,相对富裕的社区不会把钱分给每家每户,而是将利润投入到公共事务中。”这些事务可以是饮用水系统,学校的计算机,或者城镇照明系统。”布雷补充道。
  然而,依然很难断言这类经济效益再分配是否公平。
  参考文献
  本文翻译自”Does community-based forest management work in the tropics?”
  作者:Shreya Dasgupta,调研:Zuzana Burivalova,编辑:Rebecca Kessler, Mike Gaworecki。
  这篇文章是环保网站Mongabay.com组织的保护有效性系列文章之一。原文链接见:
  https://news.mongabay.com/2017/1 ... mp;isappinstalled=0
  翻译
  史星宇,西双版纳州热带雨林保护基金会”小象未来成长计划”联合发起人,BBC纪录片《Life Story(生命的故事)》、《Hunt(捕猎)》同名图书合作译者。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基于社区的森林管理(CFM)在热带地区有效吗?

  审校
  刘大牛




上一篇:经验还是证据:大型民间环保组织如何决策?
下一篇:金钱换保护:生态系统服务有偿使用机制(PES)有用吗?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8D 禁闻视频 t.cn/Rxlbueo 污水,基本靠蒸发;垃圾,基本靠风刮;舆论,基本靠封杀;政绩,基本靠自夸;反腐,基本靠自杀;外交,基本靠败家;人民支持,基本靠申大妈!——这是哪个国?  发表于 2019-1-31 23: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习斋 ( 蜀ICP备15027664号 )

GMT+8, 2019-4-20 06:41 , Processed in 0.059933 second(s), 3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readan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