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家园

作者: 麦田扑手
查看: 208|回复: 1

more +随机图赏Gallery

阿尔泰雪鸡 Altai Snowcock阿尔泰雪鸡 Altai Snowcock
藏雪鸡 Tibetan Snowcock藏雪鸡 Tibetan Snowcock
雪鹑 Snow Partridge雪鹑 Snow Partridge
迄今为止最古老的化石可能只是一个乌龙迄今为止最古老的化石可能只是一个乌龙
他们曾完成最出色的航天任务,最终却死在返回地球的座舱中他们曾完成最出色的航天任务,最终却死在返回地球的座舱中
林线之上,熊猫之外:四川雪豹调查历程林线之上,熊猫之外:四川雪豹调查历程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复制链接]
麦田扑手 发表于 2018-12-9 21: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查看: 208|回复: 1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1986年,马达加斯加东部的热带雨林。暂露头角的灵长类学家帕特里夏·莱特(Patricia Wright)耗时数周寻找大驯狐猴。这种狐猴重约五磅,以竹子为食,濒临灭绝。只有一次,她在一个小村庄的旅馆过夜——这改变了她的命运。

  旅馆后面有条河,对岸是一片雄伟的雨林。莱特不仅在那里发现了大驯狐猴,还发现了另一种西方学界未知的驯狐猴。
  这项发现令人振奋。但是,伐木工人正成群结队进入雨林,伐倒古老的树木,然后装船运往欧洲。而且,这种行为是合法的。
  担心驯狐猴生活的森林很快消失,莱特找到环境、生态和森林部部长,恳求停止砍伐。“部长告诉我,批准伐木许可时,他并不知道森林里有新物种和重新发现的物种。”莱特说。她现今任教美国纽约石溪大学。“但我当时告诉他,这片森林很特别,应该受到保护。”
  令莱特惊讶的是,部长建议将这片森林变成国家公园,只要莱特能筹集到资金并承担大部分工作。在接下来的5年里,莱特筹集到超过500万美元,并跟森林周边的居民协商,划定了哈诺马法纳国家公园的边界。1991年5月31日,国家公园正式成立,附近57个村庄的长者参加了仪式。
  莱特本想寻找驯狐猴,却帮助建立了一个保护地。27年后的今天,哈诺马法纳国家公园郁郁葱葱,而周边森林遭到一波又一波的砍伐。莱特说:“我很确定,如果不建国家公园,雨林早就无影无踪了。国家公园北部原来还是森林,现在都没了。“
  长久以来,国家公园或其他保护地,一直被认为是保护陆地生物多样性和森林的一站式解决方案。建立保护地即被视为保护成功。但是,保护地建立后会发生什么呢?在纸面上划定一个保护地,真的能保护森林吗?保护地内的森林受法律保护,动植物就能繁衍生息吗?保护地里面和周边的居民呢?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1. 帕特里夏·莱特(Patricia Wright)及其同事在后来建立哈诺马法纳国家公园的地方发现了金竹驯狐猴。拍摄:瑞德A. 巴特勒。

  为什么要建立保护地?
  现代陆地保护地,如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最初是在19世纪晚期构想出来的,目的是保护大片未被破坏的荒野。其目标很简单:保护自然不受人类破坏。
  这个目标不断演变。在20世纪中叶,旅游成为许多发展中国家国家公园内的重要产业。人们也开始认识到,对于减少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防止濒危物种灭绝,森林保护地非常关键。到20世纪70年代,全球保护地因此迅速扩张。即便到今天,生物多样性保护依然是森林保护的主要理由。
  “保护地是当今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石。“澳大利亚詹姆斯库克大学热带生态学家威廉·F·劳伦斯(William F. Laurance)说,”保护地并不是唯一的保护策略。但毫无疑问,建立保护地是所有保护策略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早在2010年,各国政府(不包括美国)承诺:到2020年前,建立连接良好的保护地系统,保护17%的陆地。该目标正在逐步实现。截至2016年,各国政府已经合法建立超过202,000个陆地保护地,覆盖1,980万平方公里,约占地球陆地面积的15%。
  许多环保人士庆祝保护地面积的扩大。但也有批评担心,增加保护地是牺牲当地居民的权益。
  2004年,人类学家迈克查宾(Mac Chapin)声称,三大国际环保组织(WWF、TNC和CI)在拉丁美洲建立的大型自然保护区,侵犯了当地社区和原住民的权利。查宾供职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原住民有时被驱逐,而环保人士似乎总是支持驱逐。”他写道,“在其他情况下,政府宣布对土地的传统利用为非法,以此迫害原住民。”
  另一些人,如历史学家兰查德拉古哈(RamchandraGuha),对其他国家不考虑当地居民需求、照搬美国国家公园体系的做法感到遗憾。
  这类冲突依然存在,但趋势正在逆转。许多环保人团队正与当地居民合作,了解保护工作如何影响后者。一些人甚至设计保护项目,帮助改善当地人的生活。美国加州索诺玛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梅林哈诺尔(Merlin Hanauer)说:“我们的思路已经从‘保护地至少不伤害社会经济’发展到‘保护地可以实现环境与社会经济协同发展’。”
  事实上, IUCN保护地委员会2017年至2020年的目标之一,就是“认可并主流化保护地对于应对全球挑战的价值,诸如气候变化、土地退化、食物和水安全,以及健康和福祉”。保护地也被视为帮助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工具。这些目标包括扶贫、食品和水安全、健康和减少灾害风险等。
  尽管如此,保护地依然面临争议,对其成效辩论激烈。保护地真的能保护森林和生物多样性吗?保护地会让当地居民更穷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2.巴西亚马逊州首府马瑙斯附近的热带雨林鸟瞰图。拍摄:尼尔·帕尔默

  关于保护地的科学研究
  145年前,美国建立了全球第一个现代保护地,黄石国家公园。你可能会以为我们对保护地的成效了解透彻,而实际上还有许多东西我们一无所知。
  主要问题是,我们缺乏保护地建立之前的生态和社会本底数据,特别是几十年前建立的保护地。既然不能窥视过去,科学家通常无法断定国家公园是否有效。
  还有一些方法上的问题。许多研究对比保护地内外的状况,从而分析成效。只有在保护地随机分布的情况下,这种比较才是有效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各国政府往往出于政治和现实考虑决定在何处设立保护地,不一定是在生物多样性最丰富或最受威胁的区域。比如,政府可能会发现,在土地贫瘠、人口稀少的偏远地区建立严格保护的国家公园,要比在农业和矿业潜力大的林区更容易、成本更低。不排除这些决定因素的影响,简单比较保护地内外往往会高估其成效。
  许多研究还关注变化趋势:森林覆盖率或者物种数量的变化。这类趋势可以说明森林和物种相比前一年有哪些变化。但是,如果根本没有保护地,趋势可能是什么?几乎说明不了,特别是在没有本底数据的情况下。如果一项研究发现物种数量在下降,那么在没有保护地的情况下,会下降得更厉害吗?如果一项研究发现物种数量增加,那么在没有保护地的情况下,也会呈现出类似的上升趋势吗?
  “衡量生态指标的现状和变化趋势,资金充沛;分析影响现状或趋势的因素,则资金不足。”保罗费拉罗教授(Paul Ferraro)说道。保罗供职于美国马里兰州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关注环境项目的设计与评估。“保护群体通常误以为可以用相同的指标来判断哪些工作有用、哪些没有。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3.印度尼西亚泰索·尼洛国家公园内焚烧过的土地。拍摄:瑞德·A·巴特勒

  要得出更有力的结论,科学家需要设计更仔细的严谨研究,以便排除所有可能的对立解释。这类研究通常会挑选本底特征类似的受保护和未受保护的森林进行比较,试图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不建立保护地,结果会是什么?
  这类研究方兴未艾。“几年前,我们着手撰写论文,是因为实在没有多少关于保护地成效的论文。“美国杜克大学的保护生态学家斯图亚特·皮姆(Stuart Pimm)说道,”如今,全球已有大量细致研究。“
  但是,跟大多数其它森林保护策略类似,对保护地有效性的研究集中在森林砍伐或森林退化问题上。因为有了高质量的卫星影像,测量森林覆盖面积相对容易。保护地的其他生态产出依然难以检测,因此研究严重不足。简而言之,数据空缺依然触目惊心。
  关于保护地社会经济影响的研究也很有限。设计严谨的社会经济研究寥寥可数,而且大多关注人类福祉或贫困的几个不同层面。很难总结出普遍性的格局。
  此外,保护地也不完全相同。部分保护地严格禁止人类活动。另一些则允许当地居民获取一定的森林资源,但管控严格。每个保护地设立的路径不同,这也影响到保护地的管理。大尺度研究往往不考虑这些差异。
  为此,我们一共在谷歌学术上检索到56篇论文,均是探讨热带森林保护地成效的英文同行评议论文。这些论文的水准差别很大。有38份论文没有弄清楚成效是不是由保护地造成的。其中一部分是“案例报告“,只是记录保护地内发生的变化,大多通过访谈了解社会经济状况。另一部分论文比较保护地和非保护区域,但是很少或根本没有考虑对立假设。余下18份论文设计精良,严格挑选未受保护的对照区域,通过比较保护地和非保护地排除多种对立假设。尽管不是详尽无遗,这些论文已能很好地代表现有研究。
  保护地对森林有好处吗?
  有。但只在增加森林覆盖面积方面比较确定。
  研究表明,相比未受保护的森林,严格保护的森林通常森林砍伐或退化程度更低。但要注意:在39项检查保护地对森林覆盖影响的研究中,超过一半依赖主观判断,简单比较变化趋势,没有确定性的因果关系。
  例如,2001年发表在《科学》上的一项研究被广泛引用。它访谈了93个保护地的管理者、研究人员和NGO工作人员,得出结论:热带地区的保护地“在保护其境内的生态系统和物种方面出奇地有效“。
  另一项研究测量2001年至2009年间48个东非保护地的森林覆盖率,并与保护地周边10公里区域内的森林砍伐率进行比较。研究人员得出结论:约有一半保护地是有效的,在扩大或维持森林覆盖面积;其余保护地无效,森林覆盖面积在减少。但是,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森林也可能会丧失;不考虑这个因素,就无法确定保护地是否真的有效。
  有15项研究使用更严谨的设计,结果也表明保护地可以减少森林砍伐。
  2015年巴西的一项研究发现,在亚马逊森林砍伐最严重的地区,严格保护地内的森林砍伐率要比未保护区域低得多。另一项研究来自泰国,发现建立保护地可以增加森林覆盖面积。还有一项研究分析了全球147个国家的保护地,发现平均而言,保护地内的森林受砍伐的可能性要比未受保护区域小。
  这些研究都指出,按照常规方法简单对比保护地内外的森林覆盖面积,会高估保护地的积极作用。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4.金矿开采严重威胁秘鲁亚马逊的森林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地也未能幸免。拍摄:瑞德·A·巴特勒

  在不同时期、不同地点,保护地产生的影响也差异很大。
  以墨西哥为例。2015年发表的一份研究指出,1993年至2000年间,墨西哥大多数保护地只是“纸上保护地“。这些保护地只有最低程度的管理、资金、人员配备、规划和执法。与相似的无保护森林相比,保护地在减少森林丧失方面毫无作用。
  然而,2016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2000年至2005年间墨西哥保护地的资金和管理大幅改善,森林丧失也得到相当程度的减缓。表面看来,保护地”有效性“取决于管理和资金。但是该研究没有进一步探究,是否如此我们不得而知。
  保护地的成效也因森林类型而异。例如,研究人员发现,中国滇西北一个保护地总体上未能减少森林损失,但的确减少了成熟林的损失。至少从保护的角度,该产出不错,因为成熟林能保护更多特有和濒危物种。
  两项综合分析分别总结了34和20项研究,均发现保护地总体上能保护森林。不过别忘了,综合分析所依据的研究只是简单比较保护地内外的森林砍伐率,可能高估保护地有效性。
  另外,现有研究检查森林覆盖面积,只能提供森林状况的鸟瞰式评估,没有深入揭示森林内部的变化。“一个保护地可能森林覆盖情况良好,但盗猎泛滥,鸟类被赶尽杀绝。你无法从空中看到这种损害。“杜克大学的皮姆说。
  例如在马达加斯加,盗猎分子深入国家公园,非法捕猎狐猴等动物。“即便保护了树木,也只剩下空荡荡的森林。“莱特说,”这是一个耻辱。”
  然而,我们没找到保护地能抑制非法狩猎的可信证据。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5.大犀鸟有时因其喙和肉而被猎杀。来源:维基媒体。

  很少有论文讨论保护地对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成效。这种空缺令人惊讶,因为生物多样性保护是保护地的关键目标之一。有少量案例报告考察保护地内兽类、鸟类、爬行类或昆虫种群的变化。还有少数研究比较保护地内外的物种种群变化趋势。
  2014年发表的一项综合分析总结了86项此类研究的发现。研究人员发现,保护地内的生物多样性和物种数量通常比周边区域高。但这种情况是不是由保护地造成的,分析并不能说明。
  专家说,缺乏物种数据虽不理想,其实也可以理解。要研究保护地如何影响区内的物种,你需要严谨的实地监测。实地监测需要资金、资源和支持,而这往往严重缺乏。比如,印度管理当局甚至通常禁止研究人员进入保护地。
  “获得进入保护地开展工作的许可极端困难。”哈利尼那根德拉(Harini Nagendra)说。他是印度班加罗尔阿齐姆普莱姆基大学可持续发展专业的教授。“资助方也不愿意支持实地监测所需的人力财力。”
  要研究保护地如何影响物种,研究人员还会碰到其它问题。例如,某个濒危物种只分布于少数地点,政府也在这些栖息地建立了保护地,那么完全没可能找到适合的对照区域。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详细的影响归因研究都做不了,因为那些物种只分布于少数地方,没有对照地点。” 在英国牛津大学生物多样性教授E.J. 米尔纳-古兰德(E.J.Milner-Gulland)说,“倒是可以看看这些物种的种群变化趋势。”
  威廉劳伦斯及其团队开展了一项全球性分析,研究这种趋势。研究团队咨询了260多位野外生物学家的意见,整理了过去20到30年间,全球热带森林60个保护地内30个物种类群的变化情况。研究结果令人沮丧:将近一半的保护地内生物多样性严重下降。顶级掠食者和大型兽类(如老虎或犀牛)似乎状况恶化得特别厉害,两栖动物和成熟林也是如此。
  这项研究没有探究在没有保护地的情况下可能出现的趋势,但的确揭示了保护地内的生物多样性状况。它告诉大众,保护工作有没有取得预期成果。
  获得数据极端困难,劳伦斯说。“起初我觉得18个月就可以做完,结果整整花了4年。”研究还揭示,许多物种类群存在明显的数据空缺。大型兽类、体型较大的鸟类和部分爬行动物有大量的数据点,而其他类群数据极端贫乏。
  “你真正想要的是保护地内一些基本的取样结果:在大致相同的时间段,用相同的方法获得的数据。”劳伦斯说,“然而实际情况是,一些人持续监测大象30年,另一些人一直在监测地栖鸟类。所以很难获得一般性的结论。某种程度的数据标准化非常重要。“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6.极度濒危的金色曼蛙(mantella aurantiaca)是马达加斯加最受威胁的两栖动物之一。拍摄:瑞德·A·巴特勒

  保护地能造福周边居民吗?
  证据不足,难以判断。
  人们通常指责保护地让当地居民变穷,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但是保护地和贫困的关联错综复杂。
  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区域通常也极端贫困。保护地通常建立在有最贫困人口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地处偏远,或者经济潜力低下。贫困是保护地造成的,还是之前就存在?对这个问题的严谨评估才开始涌现。
  在15篇相关研究中,我们发现有5篇的结论是:与生活在附近未受保护的森林里的人群相比,保护地能降低当地居民的贫困程度,至少没有恶化。但这并非普遍现象。
  比如在柬埔寨的偏远地区,两个保护地内有16个村庄,村民在森林里生活多年。村民通常是种植水稻,还出售树胶赚取额外收入。树胶可用于制作清漆、廉价肥皂、皮革和密封蜡。研究发现,保护地内的村庄总体上比对照区域的类似村庄要好得多。这表明两个保护地均能降低贫困水平,但并不能惠及每个人。
  “总体趋势掩盖了不同人群的相对差异。”论文第一作者汤姆·克莱门茨(Tom Clements)解释说,“保护地保护土地和森林资源不受外人抢夺,保护地内依靠森林资源和农业为生的居民因此受益,因为保护地管理机构允许继续使用资源。保护地外的居民则经历大规模的土地利用变化和外部资源争夺。同时,保护地内没有土地或森林使用权的居民,或者想要种植保护地严格限制的经济作物的居民,就没有多少机会增加收入。”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7.柬埔寨农民在种植水稻。拍摄:布拉德·科勒斯(Brad Collis)拍摄。

  另一项研究发现,在哥斯达黎加和泰国,保护地附近的社区总体上比生活在非保护区域的类似社区要好。两国保护地在减少森林砍伐方面也普遍有效。
  这看起来是个双赢的结局。然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费拉罗和索诺玛州立大学的哈纳尔在2011年的一项研究中指出:其实不然。他们进一步挖掘哥斯达黎加的数据,发现保护地对当地居民和森林的影响,取决于保护地的位置。
  在高度适合农业的区域,建立保护地能最大程度避免森林砍伐:如果没有保护地,森林肯定被砍完了。但是,因为不能发展农业,这里的保护地会加剧贫困。相反,在农业潜力低下的区域,建立保护地就不会减少森林砍伐,因为森林本来就没受威胁。这里的保护地将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贫困。还有些保护地介于两者之间:既能相当程度地降低森林砍伐,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贫困。
  不过,研究人员提醒不要过度解读。费拉罗说,贫穷一词含混不清,对不同人群含义不等。一些研究人员用家庭收入或资产衡量贫困程度。另一些则关注基础设施发展、健康指标、粮食安全或各国特定的贫困指标。
  “还有一个问题是,因为缺乏数据,研究可能缺少某些维度,没有测量所有相关维度。有人测量人类福祉的两到三个维度,然后得出保护区不损害当地居民的结论。这是巨大的进步。”
  此外,保护地的社会经济效应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但很少有研究关注这些变化。
  保护地还会产生其他社会经济影响,但同样缺乏扎实的数据。比如当地居民与公园当局之间、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保护地对当地居民土地权属、获取森林资源或就业机会的影响等等。一些基于访谈调查和趣闻轶事的零散报告,声称保护地可能会损害当地居民的权益。然而,这些报告没有考虑保护地之外的社会政治因素对当地居民造成的影响。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图8.追踪大象对印度南部一个居民区造成的破坏。拍摄:Ganesh Raghunathan

  一些案例报告显示,保护地可为当地居民创造多种就业机会。2012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乌干达基贝尔国家公园2010年为800多名当地居民提供了工作岗位,包括研究助理、在旅游设施工作,或植树等森林管理活动。这些人的年薪总计570,839美元,但分配并不公平。较富裕的家庭和住在保护区附近的居民,拿到了大部分工作岗位。
  其它地方也观察到类似趋势。莱特说,马达加斯加的哈诺马法纳国家公园为该地区带来了经济繁荣。她还没有计算出最新的数据,但截至2009年,旅游业和研究项目带来超过180万美元收入——没有国家公园的话,就没有这笔收入。邻近村庄的居民在酒店、餐馆、卫生和教育中心工作,或者担任导游或研究助理。与乌干达类似,住在公园和主路附近的居民分走了大部分收益。
  总的来说,关于保护地的社会经济影响的证据极端稀少,而且说法不一。2013年发表的一篇系统性综述也持相同观点。有些研究专门检查(生态)旅游如何影响保护地周边的居民,不过这不是本文的重点,在此不做评论。
  结论
  保护地策略非常成熟,且广为流行,却几乎没有严谨的研究,实在令人意外。
  现有科学文献表明,陆地保护地有助于减少森林砍伐,但程度不同。在一些地方,建立保护地有效阻止森林损失;而在另一些地区,这种影响微不足道。关于受保护森林健康状况(如生物多样性的现状,狩猎或伐木强度)的详细信息,更加难以获得。
  关于保护地如何影响当地居民的证据也极为有限。少量设计严谨的研究表明,保护地一般不会加剧贫困。但这并不意味着保护地普遍都是好的。这些研究只考察了少数国家的少数保护地,而且可能忽略了人类福祉某些更为重要的维度。
  “令人泄气的不是我们了解的不如预期多,而是追寻真相的脚步太慢了。” 费拉罗说。
  不了解保护地总体上是否有效,确定某些保护地成功而另一些失败的因素就更加困难。而这对决策者最为有用。
  “这些保护区网络将继续存在。”费拉罗说,“我们不打算把保护地搞得一团糟。因此,我们需要看看如何才能最大化保护地的环境和社会成效:应该加大执法力度吗?应该向当地社区投入更多资源吗?应该制定更严格的规则,还是允许更多的资源使用?对这些问题,保护群体内部争议尚存,因为我们几乎没有实证证据。“
  参考文献
  本文翻译自“Do Protected Area Work in the Tropics?”
  作者:Shreya Dasgupta,调研:Annika Schlemm, Zuzanabuova,编辑:Rebecca Kessler, Mike Gaworecki,
  这篇文章是环保网站Mongabay.com组织的保护有效性系列文章之一。原文链接见:
  https://news.mongabay.com/2017/1 ... ork-in-the-tropics/
  译者
  李靖,2018级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环境教育专业在读。偏执的环保主义者,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环境的价值。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保护地在热带地区真的有效吗?

  审校
  刘大牛。




上一篇:环保倡议能促进森林保护吗?
下一篇:遇到老虎怎么办?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mJTrC 禁闻视频 t.cn/Rxl1r5a 人们对斯大林的评价:一个连言论都能治罪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的任何宣传;一个连良心都能判刑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的任何口号;一个枪口能对准平民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   发表于 2019-1-31 23:1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习斋 ( 蜀ICP备15027664号 )

GMT+8, 2019-9-19 23:15 , Processed in 0.069228 second(s), 43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readan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