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家园

最后的家园 首页 专题 博物学 查看内容

自然史作为一种编史纲领——刘华杰讲座感想

2017-11-27 19:15| 发布者: 习斋| 查看: 14| 评论: 0|原作者: 古雴|来自: 古雴的哲学茶馆

摘要:   刚刚做完“natural history应译为自然史”的论文,今天正好是刘老师来讲博物学及其编史方法,正好再接着写两句想法。  类似于辉格史、思想史、社会史之类的编史纲领,“自然史”作为编史纲领,是双关的意思。 ...
  刚刚做完“natural history应译为自然史”的论文,今天正好是刘老师来讲博物学及其编史方法,正好再接着写两句想法。


  类似于辉格史、思想史、社会史之类的编史纲领,“自然史”作为编史纲领,是双关的意思。一方面,“科学自然史”可以解读为某种“科学志”,natural history的特点在于注重分类叙述,但并不注重时间性叙述,特别是构建线性时间的因果链条。传统的科学史都注重解说科学发展,旨在说明其中的进步演替的阶段发展。而“自然史”可以突破这种束缚,虽然同样也会去记述历史上形形色色的科学形态和科学成就,但它并不要求非要重构一种按时间顺序线性排列的因果链条。即便要去叙述某一种科学形态的来龙去脉,考察它与其它科学形态和文化要素的关联,但也不必把这些关联嵌入单向的时间序列之中。当然,对科学形态或科学门类的分划总是基于当代编史家的立场,纯粹客观的“自然”本来也不存在,但毕竟“自然史”的立场能够最大程度地消解辉格史,还原科学活动的“自然”面貌。


  同时,“科学的自然史”将更注重人与自然(界)的关系的各种变化,而不单是以抽象知识的增长或征服力量的扩张作为叙事的线索。相应地,当然也将更注重历史中作为学科传统的“自然史”的研究。例如通过自然史的视角去重审科学革命,我们将对文艺复兴时期进行新的评估。旧的辉格史观高度颂扬文艺复兴时期,认为它是走出黑暗的中世纪走向理性和光明的时期。但较新的思想史研究发现文艺复兴并非原先理想中那么光辉伟大,而事实上近代科学的许多思想准备早在中世纪晚期就奠定好了,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的许多特色似乎与自然哲学的发展反而是相悖的。这样看来,近代科学的诞生似乎主要是靠了中世纪晚期经院哲学的滋养,文艺复兴的角色变得次要了。然而再用自然史的视角重新审视文艺复兴,我们将可能发现新的东西——那就是“自然史”传统的复兴(伴随着自然主义的兴起和历史学的兴起)。印刷术的意义将得到真正的重视,因为正是由于印刷术带来的可能性,百科书和“图鉴”流行起来,极大刺激了史学和自然史的兴趣,导致了自然观的变革。由于“自然史”的复兴和发展而带来的自然观的变化,所形成的人与自然的新关系,相比于由天文学和物理学带来的“从封闭世界到无限宇宙”的自然观变革而言,未必更加次要,只是我们以往甚少关注罢了。


  2010年11月12日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习斋 ( 蜀ICP备15027664号 )

GMT+8, 2017-12-18 12:53 , Processed in 0.079135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readan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