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家园

最后的家园 首页 频道 科技 查看内容

2016-10-13 01:35
《绝命毒师》之制毒指南

摘要 : 前言:作为《绝命毒师》的忠实爱好者,本人在观看的过程中也曾经对剧中表现的制度流程以及方法的真实性也有过怀疑。看完整部剧后闲着无聊在Quora上看和本剧有关的那些评论,意外地发现了这篇文章。大喜之余很自然地 ...

习斋2016-10-13 01:352700
原作者: 译者:猪的米/来自: 译言

前言:作为《绝命毒师》的忠实爱好者,本人在观看的过程中也曾经对剧中表现的制度流程以及方法的真实性也有过怀疑。看完整部剧后闲着无聊在Quora上看和本剧有关的那些评论,意外地发现了这篇文章。大喜之余很自然地想把这篇文章翻译出来和广大剧迷们一起分享。但由于本人并非有机化学出身,对化学知识的了解也仅限于高考程度,因而本文中必定有许多翻译有错误之处,还请各位熟悉有机化学的朋友多多指出。同时由于本文涉及较多专业知识,语言方面也有许多不通顺甚至错误之处,也请大家一一指出。先谢谢啦 : )

《绝命毒师》中制作冰毒的详细指南


作者:Jason Wallach


原文发表日期:2013年8月11日


Frank Ockenfels/AMC

免责声明:制作、销售甲基苯丙胺(即冰毒)以及其他管制物质是非法的,除非你是在制药公司的支持下进行这一工作。

身为一名化学家兼对精神药物感兴趣的人士,我经常被人问到我看不看AMC电视台的《绝命毒师》系列电视剧,以及这部电视剧是否准确地描述了制毒这一见不得人的行为。我自己很喜欢这部电视剧,当我在实验室工作到很晚时经常会看它。虽然剧中的制毒工艺咋一看十分准确,但我还是希望有人能详细评价一下老白的合成方法。在看了一季又一季后,我那渴望技术性分析的心从未停止过;我找到过一些讲到制毒工艺的文章,但它们都不全面。我最近七年都献给了有机化学,因而在写论文之余详细分析一下老白的制毒方法也不失为一种消遣。

Nagai Nagayoshi(1844-1929)

N-甲基-1-苯基-丙烷-2-胺,又称甲基苯丙胺(冰毒),这东西在1983年被日本化学家长井长义(Nagai Nagayoshi)首次通过生物碱麻黄碱人工合成,他那时正在研究麻黄碱的结构。[1]冰毒的精神兴奋作用直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才被在一位在德国制药公司Temmler工作的费迪南·弗里德里希(Driedrich Hauschild)发现。到了20世纪50年代,服用兴奋剂已经是美国人的家常便饭,而油水四溢的制药黑市也随之发展起来。20世纪60年代随着执法机关起诉过量开药的医生,并迫使制药公司撤下一些产品,这股供应热潮才开始萎缩。许多人相信在这种环境下加州湾地区在1962年前后诞生了第一个秘密加工窝点。[2]

说到制作冰毒,我要先说一下烹制和合成的的区别。正如任何人都能学会如何烹制出美味的佳肴一样,任何人都能学会“烹制”冰毒的方法,不管他有没有化学背景——只是在烹制冰毒的过程中比较容易发生爆炸。但事实上,烹制冰毒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化学知识的缺乏会将烹制者(以及周围的人)置于受伤的极度危险下。正如Gus的助手维克多在第四季第一集“Box cutter”里说的那样,“这只是烹制而已,因为只要顺着步骤一步步往下做就可以了。”但老白适时地反问道,“如果一桶化学原料变质了你该怎么办?你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区分有没有变质。”以及“在夏天湿度升高后你的产品变浑浊了,你该怎么办?”这些重要问题都是一个只会跟着流程做的人无法处理的,但像老白这样懂化学的化学家可以根据不同情况恰当地调整合成步骤。

在早期的几集中,老白和Jessie用Nagai法生产冰毒——和长井长义第一次有记录地合成冰毒时的方法一样。Nagai方法使用伪麻黄碱作为化学原料,然后用氢碘酸(HI)还原生成甲基苯丙胺。这种方法一度成为美国地区小规模生产冰毒的首选方法——它的名字还被误传成“纳粹方法”(注:纳粹的英文Nazi与Nagai相似),这种方法在农业区最为普遍,因为那里很容易获取液氨化肥(锂/液氨还原法或Birch还原法)。如今小规模生产者倾向于使用“摇动-烘烤”一锅法,它是Birch还原法的一个变种。[3]


伪麻黄碱

Nagai法在试播节目(第一季第一集)中出现了两次:第一次是当老白独自驾车时,老白的DEA姐夫探员Hank和他的搭档捣毁了Jessie的制毒窝点,另一次则是在Winnebago制毒点再次被捣毁。当探员们冲进房间时,镜头滑过了一些制毒用具:咖啡过滤纸、火柴盒、道路用照明弹、碘酊剂、盒子、成包的非处方感冒药以及充满透明红黄溶剂的宽口玻璃瓶。(红色来自于药品红腊外壳,黄色来自于感冒药中提取的伪麻黄碱。)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Nagai法如此受欢迎的原因在于所需的化学品非常容易搞到手。伪麻黄碱是从非处方感冒药中(通过水、酒精和咖啡滤纸)提取。用来将单质碘(I2)还原成碘化氢(HI)并回收重新生成的碘单质[4]的红磷则从火柴盒的摩擦片或照明弹中收集而来。(老白和Jessie两种方法都用上了)碘晶体则可以从随手可得的消毒液中提取。一旦准备好之后,将伪麻黄碱、碘单质、红磷和水放在烧瓶里加热一段时间。最后生成的溶液由于碘单质的存在是深紫色的。(剧中多次提到在这个过程中要极度小心在加热过程中产生的有毒磷化氢气体——除非你有意弄死一个拿枪指着你头的毒贩子)


如何从碘酊剂中提取碘单质

在试播集中,老白将溶液变成碱性,然后用有机溶剂萃取。老白使用塑料注射器去除有机溶剂层的方法在秘密制毒窝点很普遍——如果想要简单一些则可以使用分液漏斗。之后再把氯化氢气体吹入溶液中,最终生成的D型甲基苯丙胺就会以盐酸盐的形式沉淀下来。

在Nagai法中,麻黄碱或伪麻黄碱上的β-羟基质子化形成氢鎓离子离去基,然后再与碘代离子发生亲核取代反应。在这个过程中失去一分子水产生卤代麻黄碱,然后经过氢气还原的脱卤反应形成甲基苯丙胺。[4]而另一种曾经在秘密制毒窝点受欢迎的“emede法”则与之相同,只不过通过两个步骤完成:首先独立出卤代麻黄碱(通常是溴代麻黄碱或氯代麻黄碱),然后再还原成甲基苯丙胺。

到了第一季的第七集,如何获取伪麻黄碱以达到老白渴望的大规模生产变成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为了避开这一难题,老白想到了另一种合成方法——用苯基丙酮(P2P)和甲胺进行还原胺化。一听到他可以不用再去费尽心思搞伪麻黄碱,Jessie兴奋地叫道:“哈!这才是科学!”但使用还原胺化合成甲基苯丙胺的方法并不新鲜:日本化学家阿雄贺多(Akira Ogata )在1919年就首次使用了这种方法[5],自那以后在科学界和专利文献中又出现了多种不同版本的此种方法。而获取甲胺这一出现在DEA监视清单(DEA将之归为可制毒物品)上的化学品则成为了全5季的主线。


甲胺

在还原胺化过程中,酮或醛与胺缩合形成亚胺或席夫碱中间物,然后再还原成胺。在此过程中,苯基丙酮和甲胺缩合形成亚胺,然后通过加氢还原成甲基苯丙胺。这些步骤可以分成多个反应进行,也可以使用“一锅法”。在《Secrets of Methamphetamine Manufacture》一书第七版中,作者兼曾经的制毒师福斯特叔叔(Uncle Fester为笔名,真名为Steve Preisler)讨论了还原胺化中几种可能的还原方式——包括氰基硼氢钠(NaBH3CN)-铝汞齐还原法以及使用氢气/二氧化铂或雷尼镍(Raney nickel)的“氢弹法”。[6]由于剧中的一些画面中出现了铝箔,对话中也提到了“铝汞齐”,因而我们可以推断老白和Jessie使用的是前一种方法。在这种方法中,铝箔被二氯化汞“活化”形成铝汞齐。如福斯特叔叔所说的那样,老白和Jessie使用的是一锅法反应——把苯基丙酮、40%甲胺水溶液、酒精和铝汞齐混合——铝汞齐还原反应会产生其特征性的灰色发泡云状外观,这一点在第五季第三集中也可以看到。

虽然反应中产生了氢气,但还原反应其实包括了一个内部电解反应:电子从金属中跑出来形成碳自由基,随后从溶剂中攫取氢。一旦反应完成,只要再进行真空蒸馏就可得到成品。这是老白喜欢的还原过程。在第三季第四集中,老白曾看不上Jessie独自生产的冰毒,说他可能用的是二氧化铂还原法。然而Jessie却说他用的是铝汞齐,因为“二氧化铂要保持潮湿太难了”,这句话让老白大吃一惊。

Jessie的这句话很有可能指的是二氧化铂(又称亚当斯催化剂)会自燃,即如果暴露在空气中它会自己烧起来。(一个化名Loius Feech的秘密制毒窝点制毒师曾在他写的《大规模生产甲基苯丙胺》指南中提到他曾经碰到二氧化铂自发地发生爆炸的情景)但二氧化铂是极好的还原剂,曾经一度在秘密制毒窝点非常流行。[8]但它自燃的特性以及高昂的成本也是很显著的缺点,有人认为老白也曾经一度用过二氧化铂——大概是第一季第七集中第一次用苯基丙酮制毒的时候。因为老白给Jessie的购物清单上有一项是氢气。(在汞齐还原法中用不着氢气,但在非均相还原法中会用到二氧化铂这样的还原剂。)

1980年DEA将苯基丙酮列为二级管制物品,从此如果没有管制物品许可证而去购买、销售或拥有苯基丙酮便是非法的。这也是最早将获取制药领域中无害的化学品列为非法行为的几个例子之一,因为DEA认为犯罪分子“可能”将它们用作不法目的。虽然苯基丙酮不再那么容易买到,但这对冰毒的供给几乎没有丝毫影响,因为制毒窝点开始自己合成苯基丙酮。与此同时,秘密制毒流程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危险,并且对环境的污染也越来越大。那些资源丰富的制毒窝点采用了几种比较知名的苯基丙酮合成方法。[9](详细内容可以在福斯特叔叔最新版的《Secrets of Methamphetamine Manufacture》或《Advanced Techniques of Clandestine Psychedelic and Amphetamine Manufacture》中找到。)制毒窝点合成苯基丙酮向来最喜欢用苯乙酸(PAA),老白和Jessie用的也是它。苯乙酸曾在剧中出现两次,一次是第三季第六集中Gale询问老白关于逐渐减少加料速率时,另一次是第四季第十集中Jessie怒斥墨西哥贩毒集团不把苯乙酸准备好的时候。

除此而外还有许多种从苯乙酸制得苯基丙酮的方法,老白在第一季第七集中给Jessie的单子上包括了两样东西:硝酸钍和管式炉,这意味着他们要进行脱羧脱氢反应。硝酸钍是用来产生二氧化钍,这是一种放射性金属氧化物催化剂,它用于在加热的管式炉中进行的较为复杂——产量较高的——气相反应。剧中提到的“二氧化钍”这个名字以及第三季第五集中提到的“催化剂床”进一步证实了这个猜想。在氢脱羧反应中,两种羧酸被蒸发——在这里是苯乙酸和乙酸——然后蒸汽经过在加热的管式炉中催化剂床,这样就能产生所要的非对称酮、一些没用的对称酮、丙酮、二苄基甲酮以及副产品二氧化碳和水。得到的棕黄色原油会被收集起来,再经过水洗分离、真空蒸馏得到纯化的苯基丙酮。

在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中期这段时间里,还原胺化是秘密制毒窝点所采用的制毒方法。胆大包天的飞车党在这段时期里控制着冰毒交易,他们采用的基本也就是这种方法。(冰毒的别名“机轴(crank)”的来源据说就是因为飞车党的运毒人员将毒品藏在车上的机轴里。)还原胺化法现在不那么流行了,这一点可以在第二季第二集中看出,因为Hank在得知甲胺失窃后感到非常意外。“苯基丙酮……他们又开始用飞车党那会儿的技术了。”他说道。

随着DEA对苯乙酸颁布的越来越多的限制,以及将苯乙酸请上“监视清单”,毒贩们开始转而用麻黄碱进行冰毒合成。虽然麻黄碱是首选,但针对麻黄碱的额外限制使得毒贩们又将目光投到了伪麻黄碱上。虽然时至今日伪麻黄碱在全国各地都能买到,但2005年通过的《对抗冰毒流行法案》(Combat Methamphetamine Epidemic Act)中第五条限制了伪麻黄碱的零售,并对所有的交易都记录在案。这些举措在短时间内产生了一点影响,但执法部门还是没能减少冰毒的获取量——DEA发布的《全国毒品扣押数据》指出冰毒在最近几年甚至有了抬头的趋势:2012年供收缴毒品3898千克,而在2011年只有2481千克。虽然国内的大规模生产窝点受到了一些影响,但小规模(小于2盎司)的制毒窝点却越来越普遍,而在2006年[3]捣毁的制毒窝点中小规模的窝点占了81%。这些国内的小规模加工窝点的冰毒产量只是目前全美国冰毒供应量的极小部分,剩余的绝大部分都来自于墨西哥制毒集团的超级实验室[2,3]。据说2012年一次突击在瓜达拉哈拉(墨西哥一城市)的超级实验室一共查获了15吨高纯度冰毒。[10]墨西哥政府最近的管控使麻黄碱和伪麻黄碱的获取受到了影响,使得一大批墨西哥超级实验室开始转回过去的还原胺化法,尤其是从苯乙酸制取苯基丙酮。[11,12]

(苯乙酸)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绝大部分秘密制毒师都会选择伪麻黄碱/麻黄碱还原法而不是还原胺化法,因为还原伪麻黄碱得到的D型甲基苯丙胺药效更强,而还原胺化得到的L型甲基苯丙胺药效则要差很多。药效的差异是因为一个叫做“手性”(chirality)的化学现象,而与纯度无关。老白用左右手作比喻在第一季第二集中准确地向他的学生解释了手性的含义:“正如你们的左右手是各自的镜像一样……虽然外形一样但其实是相反的,两种有机化合物也能以相互的镜像形式存在。”由于甲基苯丙胺有一个手性中心,它有两种不同的称为“对映异构体”的镜像形式(按取代基的先后顺序来分是R型和S型,按与平面偏振光的作用来分是D型和L型,或者+和-型)。由于伪麻黄碱和麻黄碱本身就是手性的——α-碳是S构型——因而还原后只得到D型甲基苯丙胺。而另一方面,还原胺化法制得的则是外消体,也就是D型L型各占一半的混合物。这是因为平面的苯基丙酮—亚甲胺没有手性,因而氢加成在平面亚胺键两侧发生的几率是相同的。对映异构体一般有着完全不同的生物效应,老白解释道:“虽然它们看上去是一样的,但它们的作用形式并不总是一样的。”于是他举了书上一个沙利度胺(一种镇静剂,又称反应停)的例子,这种治疗孕妇晨吐的药片如果是外消旋混合物会造成婴儿重大出生缺陷,这是活性较低的那个对映异构体造成的。虽然老白拿萨利多胺来解释手性,但其实两种萨利多胺在人体内能够互相转化,这是手性中心上的酸性氢作用的结果。这意味着老白说R型萨利多胺对孕妇无害的说法其实是错误的,因为R型萨利多胺会在体内转化成致突变性的S型萨利多胺。老白本可以用甲基苯丙胺来更好地解释这一现象,因为D型甲基苯丙胺有典型的兴奋作用,而L型甲基苯丙胺的兴奋作用很弱,它倒是一种很好的解充血剂,用于名叫“梅太德林”的Vicks牌吸入剂,这东西不需要处方就可以买到。只是甲基苯丙胺的对映异构体之间相互转化不那么容易,因为它手性中心上没有酸性氢。

虽然老白使用了还原胺化法,但老白在第四季第一集却表示他的产品是手性纯的。他问维克托:“如果我们的还原不是立体特异性的,那我们的产品怎么可能是手性纯的?”由于维克托不是个化学家,他显然无法回答,而且即使他想说什么,Gus已经用美工刀割破了他的喉咙了。不过不幸的是我们无法确定老白是不是为了保住自己和Jessie的性命才说出这玩意儿来糊弄人。如果老白的产品是纯的D型甲基苯丙胺,那么他肯定要使用某种方法来分离或“拆分”同素异形体,因为原材料是非手性的且还原过程也是非立体特异性的。结晶(用手性基团衍生化,然后再用物理分离)或手性色谱法都是可能的选择。结晶法相对简单,产量也高,拆分剂还可以回收,因而是个很环保的选择。我们知道老白在结晶学方面有专业知识,因而他更有可能使用这种方法。在结晶方案中,手性酸(如D-酒石酸)与待拆分化合物反应形成非对映异构体晶体或络合物,因而它们可以被分离开来。与对映异构体不同,非对映异构体之间有着显著的物理性质上的区别,因而制毒师可以通过不同异构体溶解度不同的方法来进行物理分离。一种用来拆分甲基苯丙胺对映体的手性酸是(-)-二聚-对甲苯酰-L-酒石酸。[13]最后一点——立体选择性的还原胺化法现在已经被用来合成手性纯的安非他命,这其中含有伯胺,用来合成R型或S型α-甲基苄胺(安非他命)。[14]

蓝色的那货

堪萨斯城警察局警长的博客中蓝色冰毒的照片。

当老白将合成方法从伪麻黄碱还原法转向还原胺化法后成品冰毒变成了蓝色。在第二季第一集中当老白将这批新产品交给毒贩子Tuco时老白对他说:“我用了一种不同的化学合成方法,但我保证每一粒还是像以往那样纯。”Jessie也在一边印证说:“它看上去是蓝色的,但它效力惊人。”在吸了一口后,Tuco也认可了这批货。“爽!爽!爽!不管是蓝色的、黄色的、粉色的,随便什么颜色,我就要这种货!”Tuco大声嚷嚷道。

以纯盐酸盐形式存在的甲基苯丙胺应该是无色-白色的晶状固体。非法的甲基苯丙胺有很多种颜色,虽然应该是无色的,但白色和黄色的是最常见的种类。在早期合成冰毒的那会儿,一种棕黄色蜡状的冰毒是很常见的,它被称作“花生酱”。正如老白产品的蓝色一样,这些颜色都来自于反应过程中出现的杂质。

我不知道为什么编剧选择了蓝色,但这其中是有一些道理的。在福斯特叔叔的《Secrets of Methamphetamine Manufacture 7th Edition (2005)》一书的第五章中,福斯特提到了他在互联网上和“另一位制毒师”的对话。在对含有100克甲基苯丙胺的1000毫升乙醚溶液进行加压时,“这个过程中产生了蓝色的冰毒”。在任何的化学反应中,“副反应”的发生就会引入杂质。杂质的种类和多少取决于合成的方法。通过对这些杂质进行分析,一个善于分析的化学家经常可以确定合成这批样品的方法。但是这些化学家必须注意一点——苯基丙酮事实上是Nagai法还原伪麻黄碱产生的副产品。[15]结晶、色层分析以及其他一些提纯方法能够去除一些杂质,但要想完全去除还是不现实的,即使是只有一点(小于1%)的杂质也会影响样品的颜色。

虽然老白的产品是蓝色的,但他的冰毒的纯度却非常高。在第四季第一集的开场中,Gale在洗衣厂下面的超级实验室里组装让人眼花缭乱的设备。他告诉Gus说他让他分析的那批样品“十分不错”。然后观众知道了那就是老白的产品,因为Gale说道:“但我现在还不能解释样品为什么是蓝色的。”Gale之后又向Gus保证说他能够生产出96%纯度的冰毒。而老白的冰毒的纯度高达99%,“甚至更高”。Gale表示为了知道确切的原因,他“需要一台气相色谱仪”。(气相色谱仪通过气话并分离样本中的各组分来检测杂质,并确定杂质的种类。)

虽然至在《绝命毒师》之前就有至少一位法医报告说已经出现过一种不引人注意的掺有“蓝色粉笔灰”的冰毒样品,[16]但这部电视剧理所当然地影响了国际冰毒交易。快速搜索一下近几年在线毒品讨论论坛上的帖子就可以发现很多人都看到过高品质的蓝色晶体冰毒。在2010年,密苏里州堪萨斯城的警察局长Darryl Forte还在他的博客上发布了一篇文章,说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他看到过很多次蓝色的冰毒。


让人惊讶的是许多执法人员和堪萨斯城的记者们都没能把蓝色冰毒和《绝命毒师》联系起来。有两篇新闻报道猜测蓝色可能是一种用来迷惑警方现场化学试剂测试的不成功手法,因为当试剂检测到冰毒时会变成蓝色。但看上去高智商的罪犯不太会认为将他们的冰毒染成蓝色就能骗过警方的检查措施。另一种解释是蓝色是一种营销手段——毒贩子们用不同的方法来推广自己的品牌,给毒品染色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手法。当玛丽埃塔市还有圣帕特里克日(译者注:Saint Patrick's day是源自爱尔兰的一个节日,特点是在那一天要有很多绿色,绿衣服绿帽子绿色的装饰和绿色的食物,芝加哥的一项著名庆典是把芝加哥河染绿。下文的绿色可卡因是因为这个典故。)时,俄亥俄就曾出现过绿色的霹雳可卡因。[17]而DEA还发现过粉色草莓口味的可卡因,[18]而冰毒的颜色更是像彩虹一样五颜六色的都有。[16]

这一现象的最佳信息来源来自于2010年的EI Paso毒品信息通告牌,那上面描述了从2009年12月份开始《绝命毒师》对蓝色冰毒在德克萨斯、加利福尼亚以及华盛顿这几个州的潜在影响。这种“蓝色冰毒”据说效力更加强劲,价格也更昂贵——两批被查获的样品分别是纯度高达98.4%和98.2%的D型甲基苯丙胺。但这些冰毒的蓝色没人能够解释,但据说是用添加剂染出来的。墨西哥的贩毒集团被认为是这些毒品的生产者,[19]由此可见这部电视剧的影响力之大。

结论

现在我们应该很清楚了,《绝命毒师》准确地描述了甲基苯丙胺的合成过程。从化学品复杂的名称发音,到涉及特定反应的镜头,剧组都表现得十分真实——老白的饰演者Bryan Cranston对那些化学名称的发音甚至比一些我所知道的研究生还要好。这些让人惊叹的成就主要是因为剧组在此之前“做足了功课”,咨询了像俄克拉荷马大学化学教授Donna Nelson博士这样的专家。噢,这其中还是有些小瑕疵的。有些细节还是欠妥当,比如冷凝器没有和水源连起来,有时合成的步骤先后顺序是错误的。剧中体现出来的工业级别结晶技术我不太了解,因为我所拥有的结晶经验都是在小规模这个级别上。虽然娱乐片并不总是要把每样东西都表现地准确无误,但当然是越真实越好。随着最终季的开播,我希望《绝命毒师》能在毒品电视剧中继续树立新的标杆。

引用来源:

  1. Nagai N. Studies on the components of Ephedraceae in herb medicine. Yakugaku Zasshi 1983;139:901-933

  2. Owen F. No Speed Limit: The Highs and Lows of Meth. St. Martin's Griffin. 2008

  3.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National Drug Intelligence Center. National Drug Threat Assessment. 2011.

  4. Albouy, Dominique; Etemad-Moghadam, Guita; Vinatoru, Mircea; Koenig, Max. Regenerative role of the red phosphorus in the couple 'HIaq/Pred'. Journal of Organometallic Chemistry. 1997;529:295-299.

  5. Ogata A. Constitution of ephedrine - Desoxyephedrine Journal of the Pharmaceutical Society of Japan. 1919; 451:751-54

  6. Uncle Fester. Secrets of Methamphetamine Manufacture 7th Edition. Loompanics Unlimited. 2005

  7. Freeh L. Large-Scale Methamphetamine Manufacture. Reductive Amination of P2P through Catalytic Hydrogenation Using Adams Catalyst.https://www.erowid.org/archive-/rhodium/chemistry/meth.louisfreeh.html

  8. Allen A. Cantrell TS. Synthetic Reductions in Clandestine Amphetamine and Methamphetamine Laboratories: A Review. Forensics Science International. 1989;42:183-199.

  9. Frank RS. The Clandestine Drug Laboratory Situ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 1983;28:18-31.

  10. Stevenson M. Perez A. Mexico Meth Bust: Army Finds 15 Tons Of Pure Methamphetamine. Huffington Post. 2012.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2/02/09/-mexico-meth-bust_n_1266251.html

  11. Maxwell JC. Breecht ML. Methamphetamine: here we go again? Addictive Behaviors. 2011;36:1168-73.

  12. Koop DW. Pseudoephedrine Crackdown Forces Mexican Meth Cartels To Go Back To Basics. Huffington Post. 2009.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09/12/14/-pseudoephedrine-crackdown_n_390894.html

  13. Kozma D. Fogassy E. Optical Resolution of Methamphetamine by O,O'-Dibenzoyl-R,R-Tartaric Acid in Dichloroethane-Water-Methanol Solvent System. Synthetic Communications. 1999;29:4315-4319.

  14. Nichols DE. Barfknecht CF. Rusterholz DB. Benington F. Morin RD.

Asymmetric synthesis of psychotomimetic phenylisopropylamines.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 1973;16:480-483.

  1. Windahl K.L. McTigue M.J. Pearson J.R. Pratt S.J. Rowe J.E. Sear E.M. Investigation of the impurities found in methamphetamine synthesized from pseudoephedrine by reduction with hydriodic acid and red phosphorus. Forensic Science International. 1995; 76:97-114.

  2. Leinwand D. DEA: Flavored meth use on the rise. USA TODAY. 2007. http://usatoday30.usatoday.com/news/nation/2007-03-25-flavored-meth_N.htm

  3. Zachariah H. Drug suspects dye crack cocaine green for St. Patrick's Day. The Columbus Dispatch. 2008. http://www.dispatch.com/content/stories/local/-

2008/03/20/green.html

  1.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Microgram Bulletin. July 2008;41(7):59-67. http://www.justice.gov/dea/pr/micrograms/2008/mg0708.pdf

  2. El Paso Intelligence Center. Tactical Bulletins Team - Bulletin EB10-25. Blue Meth. 2010. http://publicintelligence.net/el-paso-intelligece-center-blue-methamphetamine-report/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习斋 ( 蜀ICP备15027664号 )

GMT+8, 2017-11-23 02:20 , Processed in 0.102143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readan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