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家园

最后的家园 首页 频道 舆地 查看内容

2016-1-1 16:12
喀喇昆仑深处的壮美

摘要 : 喀喇昆仑山脉拥有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中的4座。其中,乔戈里(K2)虽然名列第二,却因为攀登难度最大、进山路线漫长,成为登山界真正的世界之巅。为我们带来这组报道的摄影师郝沛可能是从我国新疆一侧深入喀喇昆仑 ...

习斋2016-1-1 16:127290
原作者: 不灭的灵/来自: 中国国家地理
喀喇昆仑山脉拥有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中的4座。其中,乔戈里(K2)虽然名列第二,却因为攀登难度最大、进山路线漫长,成为登山界真正的世界之巅。为我们带来这组报道的摄影师郝沛可能是从我国新疆一侧深入喀喇昆仑并亲近k2的第一位专业摄影师,他的镜头不仅仅捕捉到了喀喇昆仑全部4座8000米级高峰,还记录下了克勒青河两岸冰清玉洁的纯净画卷。


wKgBy1Q20HiAMA-PAAP_nGs6q2M554.jpg


夜里的一场薄雪完美地覆盖了宽阔的克勒青河道。我们的驮队正小心翼翼地行进在河谷中尕舍罗鲁姆冰川的冰舌前沿地带。



wKgBy1Q20HuAbT0MAAQcuEPk0pc547.jpg
郝沛
职业摄影人。主要拍摄对象为新疆地质风光、矿业资源及民俗文化。近年来,曾多次深入天山托木尔峰、木札尔特冰川及喀喇昆仑山脉乔戈里峰等极限摄影空白区。



编者按
在许多公开发行的地图中,克勒青河渺小得连个标注都没有。不过,它在登山界却名气很大。因为,从中国一侧进入、攀登k2,克勒青河是第一道障碍。k2最佳登山季节为夏季7-9月,那时大量冰川融水汇入克勒青河,经常引发洪水。由于常年洪水冲刷,这条河谷许多河段宽达2公里以上,洪水期间,人畜难以通过。于是,“k2超级发烧友”需要在四五月份,赶着羊群,带着蔬菜甚至春小麦的种子,浩浩荡荡地跨越克勒青河,进驻大本营,开始垦荒、播种以期收获,馋了则杀羊补给,以保证正常的营养摄入。因为即便夏季登顶成功,也得等秋季气温降低、冰川稳定、洪水退却才能安全出山。据统计,迄今曾登顶k2的约200人里仅有约10%的登山者是从中国一侧进入的。2004年,首次登顶k2的三位中国人(西藏登山队)也选择了从巴基斯坦一侧进山。

在另一个圈子—中国冰川学界,克勒青河也是一片备受青睐的研究热土。因为喀喇昆仑不仅雄伟、险峻,还是典型的深切极高山,高峰林立,峡谷密布,在地形上有利于冰川发育,冰川覆盖率远超过世界上其他高大山系。尤其是由K2“领衔”的4座8000米级高峰组成的主山脉山脊沿线区域,更是整个山系中冰川发育规模最大、分布最为集中的“白色世界”。克勒青河正好流淌在主脊一侧,实际上,它的主要补给正是布洛阿特峰、加舒尔布鲁木群峰下广布的冰川。

新疆的绿洲分布,最能够体现水之于生命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看,克勒青河也理应受到更多的关注:它是塔里木水系中最大支流叶尔羌河最主要的支流,它的水量变化,直接关系着民生大事。

探讨克勒青河的重要意义,可以揭示摄影师郝沛克服重重困难深入喀喇昆仑山脉、拍摄克勒青河谷两岸地质地貌的价值所在:登山者和冰川学家都是非常小众的,而摄影的魅力,能把这深处的秘境传播给更加广泛的大众。

wKgBzFQ20HSACC0xAAT19_HqQDU777.jpg


喀喇昆仑山脉最深处的村庄—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西合修乡苦鲁勒村只有38户、138人,全部为柯尔克孜族。这里唯一的学校是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教室,云集了村里不同年级的30多名学龄儿童。



wKgBzFQ20ISAQqDvAAne4wN3RRY404.jpg


2008年4月10日早晨,我们就是从该村骑上骆驼开始远行的,在村口,发现了一块似玉非玉的大石头。



wKgBy1Q20H-AKkMGAAzrS9luRBk654.jpg


没有村民能够确定,这块可能的美玉是何时、又如何落户于此。 不久,驼队进入了苏里库瓦提沟河谷地带。这条河也属于叶尔羌河水系,河岸有非常平整的阶地——这是只有神奇的冰川才能塑造的壮观地貌:冰川的流动带来大量细小泥沙,经年沉积之后,又历经地壳抬升,最终成形。事实上,中国寒区旱区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已表明,至少5万年前,这一带仍为冰川覆盖。



wKgBzFQ20IeAVWnVAAygLdYt33s096.jpg


这是克勒青河谷一带的遥感地图,能够为我们提供这个冰雪世界的整体印象。



wKgBy1Q20IiAXyTWAAMv_2seQ4g069.jpg


4月15日,按照原计划,我们要沿着克勒青河继续上溯,前往特拉木坎力冰川拍摄。



wKgBzFQ20HyASZJNAAb2TGwrSoI170.jpg


然而,我们的路线正前方,一道前进的冰川把整条河道彻底堵死了,形成了大约50米高的天然冰障。



wKgBzFQ20HaAASCXAAmPLjj7DTA898.jpg


别说骆驼,就是人也无法通过了,我们只能选择休息、折返。匪夷所思的是,在全球变暖、冰川急剧消融的时代背景下,喀喇昆仑山脉的冰川冰舌下限为何没有退缩反而前进了呢?原来,冰川的退缩指征是非常多样化的。监测表明,近几十年来,喀喇昆仑山脉的冰川消融的确在加剧,而且发生了系列的连锁效应:冰川流速加快,冰舌下限前移,阻断河段多处,克勒青河、甚至整个叶尔羌河流域的季节性洪水更加频发,而且洪峰数值还在不断刷新纪录。



wKgBy1Q20IKAEzO7AAWSWdkRuGs431.jpg


这是此行最激动人心的瞬间之一。当我们终于来到发育在布洛阿特峰和加舒尔布鲁木Ⅱ峰下的尕舍布鲁姆冰川(Gasherbrum Glacier)面前,连日的阴霾忽然一扫而光。金色的阳光下,群峰环抱之间的这条绵延达10公里的冰川辉映着蓝色光芒,宛如一支即将扬帆起航的船队。就在那一刻,我忽然理解了“Gasherbrum ”——当地语言中,这个单词的意思正是“闪烁着光芒的山岭”。



wKgBzFQ20HqANFRaAAwxaQDepVk545.jpg


乔戈里峰登山大本营坐落在克勒青河谷左侧大约2公里长、50米宽的红柳滩中,这里海拔3900米,取水容易,很多石壁都留有汉文、藏文或外文留言。我曾经以为这个大本营会像珠峰大本营一样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但我们到达那天,4月19日,还没有见到一顶登山者的帐篷。让人气馁的是,这个大本营不仅仅海拔太低,意味着攀登路线将相当漫长,而且连k2峰的影子都瞧不到。于是,21日凌晨6点从大本营出发,22日凌晨5点30分方返回,其间的差不多整整一天一宿里,我仅仅做了两件事情:攀登,不堪回首的艰难攀登,以及按下快门,把这座最难攀登的山峰(上)纳入永恒的记忆。



wKgBy1Q20HWAInS9AAScYwMxUAM980.jpg


沿着克勒青河谷上溯,世界第十二高峰布洛阿特峰 (上图最右侧高峰),以及排列第13和11名的加舒尔布鲁木Ⅱ峰(上图最左侧高峰)、Ⅰ峰(下图)次第展现眼前。它们均以崎岖的山脊和高耸的岩壁著称,周围地形复杂多变,冰雪崩十分频繁,即使登顶也没有特别值得夸耀的高度指标,进山路线又相当复杂和困难—总之与喜马拉雅山脉中的8000米级高峰相比,显得分外寂静、冷清。



wKgBzFQ20ICABMYUAAsaKa5Jum4465.jpg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8年第11期         作者:        郝沛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习斋 ( 蜀ICP备15027664号 )

GMT+8, 2017-11-21 21:51 , Processed in 0.137999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readan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