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家园

最后的家园 首页 频道 天文 查看内容

2015-10-22 15:50
银河系中最神秘的恒星

摘要 : 天文学家发现,在北半球的天空,天鹅座和天琴座盘旋在银河系的上方,有着一颗异乎寻常的发光恒星。目前,搜寻外星文明的科学家们正在密切关注着它。 在北半球的天空,天鹅座和天琴座盘旋在银河系的上方。在这两 ...

习斋2015-10-22 15:502150
原作者: 鹿茸/来自: The Atlantic
天文学家发现,在北半球的天空,天鹅座和天琴座盘旋在银河系的上方,有着一颗异乎寻常的发光恒星。目前,搜寻外星文明的科学家们正在密切关注着它。

银河系中最神秘的恒星

在北半球的天空,天鹅座和天琴座盘旋在银河系的上方。在这两个星座之间,有一颗不同寻常的恒星,是人类肉眼所无法看见的,但是借助开普勒太空望远镜,你可以一睹它的风采。从2009年开始,开普勒望远镜就一直在观察这颗恒星。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恒星,”耶鲁博士后TabethaBoyajian说。“它很奇怪。我们本来以为是数据出了错,或者是飞船的移动造成了影响,但是这些原因后来都被排除了。”

开普勒望远镜正在观察的逾15万颗恒星,这颗恒星就是其中一颗。天文学家想知道这些恒星的星光什么时候会出现略微的黯淡。行星在经过恒星前面时,常常会出现这种黯淡。如果周期性的黯淡重复出现,那往往是由围绕恒星旋转的天体造成的。

银河系中最神秘的恒星

太空望远镜收集了这15多万颗恒星的大量发光数据,开普勒科学小组却无法用算法来处理全部数据。他们需要有人类的眼睛和人类的认知来帮忙,因为在识别某种类型的模式上,人类拥有无可比拟的能力。开普勒小组的天文学家决定招募科学爱好者,组建一个“行星猎人”团队。团队成员可以端坐在自己家中,检查他们收到的恒星发光数据。

2011年,一些科学爱好者发现有一颗恒星既“有趣”又“怪异”。因为这颗恒星的发光模式,比开普勒望远镜观察到的任何其他恒星都更加奇特。

这种发光模式表明,有一大团东西正在围绕这颗恒星旋转。如果一颗恒星很年轻,这种现象倒并不奇怪。45亿年前,我们的太阳系最初形成时,也有一大团尘埃和碎片围绕着太阳旋转,之后在重力的作用下,它们才慢慢形成了行星、岩石环和冰环。

然而这颗恒星已经不再年轻了。因为如果它很年轻,它就会被尘埃围绕,而尘埃会散发出更多的红外光。但这颗恒星周围似乎没有太多红外光。

它显得像是一颗成熟的恒星。

银河系中最神秘的恒星

但是却有很大一团东西围绕着它,大到足以阻止相当数量的光子逃逸,这些光子本来应该可以到达开普勒望远镜的镜筒。如果恒星周围的物质出现了这种特性,那肯定也是最近才出现的。否则它现在应该已经消失了,不是在重力作用下变得致密,就是被吸入恒星,遭到吞噬。

耶鲁大学博士后、“行星猎人”团队负责人Boyajian最近发表了一篇论文,描述了这颗恒星不同寻常的发光模式。一些科学爱好者也被列为该论文的合著者。论文探讨了这种发光模式的多种解释,比如仪器存在缺陷,或者出现了行星级的碰撞——我们地球的月亮就是通过这种碰撞形成的。

这篇论文表示,其他所有解释都存在缺陷,只有一个是例外——如果另一颗恒星经过了这个不同寻常的恒星系,就可能会形成一片彗星的海洋,从而导致那样的发光黯淡模式。

但是,在这种事情发生的几千年内,正好人类的科技水平也发展到了可以用望远镜观察太空的水平,这个巧合未免就太过离奇了。从天文学角度来说,几千年的时间非常短暂。

而且这种发光模式本身就已经极为罕见。毕竟开普勒望远镜在观察的恒星有15多万颗,这种模式迄今没有在任何其他地方出现过。

Boyajian表示,她的那篇论文仅仅考虑了“自然形成”的情况。“但是还有其他情况”,她说。目前她正在考虑这些情况。

Jason Wright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天文学家,他准备对这种发光模式给出另一种解释。长期以来,地外文明研究者一直认为,通过寻找围绕其他恒星旋转的巨型科技产物,我们或许可以探测到遥远的地外文明。Wright说,这颗恒星不同寻常的发光模式和“超级构造物体群落”相当吻合,它们可能是恒星星光收集器,用来收集恒星的能量。

银河系中最神秘的恒星

“Boyajian给我看数据的时候,我顿时变得目瞪口呆,”Wright说。“外星人应该永远是最后一个假设,但是它看起来就像是你觉得外星文明产物应该有的样子。”

Boyajian现正与Wright以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地外文明搜索研究中心的主任Andrew Siemion合作。三人提出一个提议,希望用一个巨大的无线电碟状天线朝向这颗不同寻常的恒星,看它是否发射一些频率与技术活动相关的无线电波。

如果收集到了一定数量的无线电波,他们就会用新墨西哥州的“甚大天线阵”(VLA)来跟进,或许可以分辨出这些无线电波是否来自于一个技术源,就像那些从地球无线电台飘荡到宇宙的电波一样。

假如一切顺利的话,明年1月就可以进行首次观察,明年秋季进行后续观察。如果有了重大发现,后续观察可能还会提早。

而在此期间,Boyajian、Siemion、Wright和科学爱好者就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天鹅座和天琴座之间的星空。也许,仅仅是也许,那里可能也有人也正在向我们这个方向凝望,发现每过365天,太阳发出的光芒就会出现一次非常轻微的黯淡。

文字来源:The Atlantic

作者:Ross Andersen

翻译:Kat

收藏 分享 邀请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习斋 ( 蜀ICP备15027664号 )

GMT+8, 2017-11-24 00:51 , Processed in 0.117641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readannals.